奈落

叫我奈落就好,欢迎大家来找奈落扩列推荐梗
QQ206570237
第五,凹凸(淡圈),刀剑
更新为一月到半月更
多多催更可能有用
正处咸鱼期,沉迷自己的萝莉音(你这人
开坑适中,反正不会弃坑就是了

【刀剑乙女】挑逗

时不时诈尸一下,看看有没有小天使记得我
事实证明
没有
【抱头痛哭】
不过,最重要的是
你们这群魔鬼既然让我这种清水刀子文写手写车!!
丧心病狂
Emmmmm
真香
虽然是擦边球
不过只是试水的
喜欢的话还会第二章哦
_(:3⌒゚)_

  药研藤四郎
  在深渊凝望最初的您
  离我越来越远
  大将您叫我别闹了
  明明是您点的火
  什么叫我别闹了
  我亲吻您的冰凉的双唇
  看着您迷乱的眼神
  您属于我
  
  一期一振
  我承认您是个温柔的主君
  但我并不喜欢您那平等的温柔
  毕竟,我可是兄长呢
  哦,十分抱歉撕坏了您的衣服
  冷吗?
  不如我为您取暖吧
  主君,呼吸要平稳一些
  别叫得太大声
  弟弟们在旁边的房间玩哦
  
  鹤丸国永
  哈!
  吓到了吧
  喂!你要好好的看着我才行呢
  真是不好意思了
  谁叫你不经常关注我
  要多点惊吓才行啊
  来,叫大声点
  鹤吓到你了哦
  
  龟甲贞宗
  主人今天招我做近侍了呢
  实在是太开心了
  感受到了主人的爱
  每个地方都热情高涨
  主人想看我衣服下的红绳吗?
  这可是只给主人一个人看的
  要主人自己来哦
  哎呀,夹得有点紧呢
  主人,放松好吗?
  我不会伤害你的~
  
  乱藤四郎
  主殿一点都不好
  总是把乱当成女孩子呢
  最讨厌了
  要不主人摸摸看怎么样?
  来嘛,不要害羞了
  乱会轻一点的
  
  太郎太刀
  主殿,您真的有能力使用我吗?
  什么?
  让我抱着您
  这样就能染上世俗的气息吗?
  万万不可,您还是去找次郎吧
  真的不愿离去吗?
  那就如您所愿吧
  如果我染上世俗的气息
  主殿是否可以为我诞下子嗣
  
  压切长谷部
  主人今日可有什么安排
  不,不行,这种以下犯上的事怎可……
  唔………
  主人………
  既然这是主命
  长谷部必定配合
  如果弄疼了主人,请容我说一句对不起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摸吧摸吧
  老爷爷我一点都不会生气哦
  话说姬君一直盯着我的眼睛看
  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呢?
  哦?有月亮?
  那想不想看的更清楚一些呢?
  那要乖乖的躺好才行啊

下一章会是哪几位幸运的刀刀呢?
鬼知道(:3_ヽ)_

【刀剑乙女】在他们的背后,细微的一切

嗯,对话体,全程
这次不发刀
听着歌脑子突然有的
或许我沙雕了
让刀刀们以旁观者的角度描述婶婶在背后为他们做的一切
Emmmmm……

  关于小夜左文字
  “主人,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后院干嘛?”
  “原来是宗三呀,我在种树啊”
  “种树?”
  “嘘,小夜应该是睡着了吧,宗三你可要帮我保密哦,这是棵柿子树,我以前就听你说过小夜喜欢吃柿子,所以我准备等到这棵树成熟的时候给小夜一个惊喜”
  “其实,主人您并不用这么做的”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为你们做点什么”
  “小夜真的有一种早熟的感觉,明明是还在小孩子,却不像其他短刀那样生性活泼,有点让人心疼啊,可是我没法将他从复仇里拉出来,我想他笑一下”
  “主人……”
  “好了好了,宗三别想那么多了,帮我搬一下这棵树,我一个人可能会很吃力”
  “乐意之至”
  “对了,宗三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吗?”
  “我?都可以吧”
  
  
  关于大俱利伽罗
  “嘿!主殿在干嘛呢?鬼鬼祟祟的!”
  “哇!!原来是鹤丸啊,吓死我了”
  “嘿嘿,那让我猜猜主殿一整天闷在天守阁里……是不是藏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呢?”
  “才没有呢!!喏,是这个啦”
  “一只幼猫?”
  “嗯,因为新来大俱利伽罗好像不怎么合群,他也不笑,一副扑克脸,真是太难接近了”
  “不过,据我最近的跟踪观察,发现大俱利他啊,其实是个傲娇!没人的时候会偷偷带着食物去喂附近的流浪的猫”
  “所以说,这只猫………”
  “对啊,虽然大俱利嘴上不饶人,但是内心深处应该也是很希望有朋友吧,一起快乐的撸猫吧”
  “主殿啊,真是狡猾啊”
  “嘻嘻,鹤丸要不要一起啊”
  “哈哈,我还是去搞恶作剧吧,刃生要充满惊吓哦”
  “别像上次那样挖坑准备坑三日月却把自己坑了哦”
  “知道了”
  
  关于信浓藤四郎
  “主殿是在做什么?”
  “一期啊,喏,你看,我在准备给大家过冬的衣物哦”
  “那真是谢谢主殿,主殿辛苦了”
  “没事没事,一会还要麻烦你拿去给大家”
  “嗯,主殿,这条围巾是?”
  “那个啊,是给信浓的”
  “?”
  “我记得五虎退上次跟我说过,信浓想找一个温暖的东西,本来打算来找我抱抱的,但又怕影响我的工作,也就不了了之了,所以我想织条围巾给他,他应该会喜欢吧”
  “非常感谢您能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弟弟们,我代信浓向您道谢”
  “其实也没什么了,我能做些力所能及的就已经非常开心了,好了,你还是先拿去吧,他们应该会很开心吧,路上小心”
  “是”

感觉越想越不对劲
但又不知道不对劲在哪里
或许是太短了吧
下一次的旁观者们
【髭切】【三日月宗近】【烛台切光忠】【平野藤四郎】
( • ̀ω•́ )✧

《无法》


我在雨中狂奔
雨水混合着泪水一起流淌到我张大嘴巴中的咽喉
不停的,咽下去,这是本能
你在雨中打着伞默默地看着我跪倒在地一直一直声嘶力竭的哭喊扯着头发
我看不清你
直到你拿着玻璃碎片慢慢靠近我
用它划过我的脸
直到你猛的将它插入我的瞳孔
我没有尖叫
不想尖叫
我想笑
帮我
我自己做不到
我曾幻想过自己站在一只巨鸟上
我张开双臂
想去拥抱太阳
等到巨鸟将我遗弃
任由我在空中自由落体
坠入地狱摔得七零八落
让他们啃食我的躯壳
直到
只剩
一堆白骨
我曾经幻想过在医院的最高层
吹着风
我听不见他们说什么
只是一味的向前
直到边缘
纵身一跃
我脑子一片空白
头先着地
我曾幻想过
在茫茫大雪中
骤然倒下
手不停抓着冰冷的岩石
最后的温存就像是哈迪斯的施舍
消散以后
永世长眠
不对你挥出拳头
是我最后的良知
不用刀子制造死亡
是我所控的本能
沉默是金
反派死于话多
坏女孩
请你披上【Sensible 】

孤独的我
在妄想
有人拉起我
不是推开

【刀剑乙女】背道而驰(上)

        嗯,久违的刀子
        宗三左文字中心
        后期黑化
        ooc,私设严重
        不喜勿喷

        “你还要禁锢我到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
  传说,这座本丸里没有审神者,除了一把宗三左文字再无其他刀剑,也有别人传言,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早已死亡,那把宗三左文字是为审神者守灵
  你端坐在巨大鸟笼的中间,手轻轻摇晃着冰冷的锁链,听着他说的这些,不免想笑
  你只是被他囚禁,在这里你已经忘记了白天黑夜,忘记了春夏秋冬,每天无非就是哼哼不知名的歌谣,然后期盼着宗三的到来
  你的本丸里确实没有了其他刀剑,因为全都碎掉了,而始作俑者正在抱着你,用他冰凉的手指反复抚摸着你苍白的脸,他的头搭在你的肩膀上,温热的呼吸环绕在你脆弱的脖颈,引得你颤栗不止
  “你在抖?”
  “嗯”
  “为什么?”
  “放了我,宗三”
  “不行,除您这里,我别无去处”
  你认命般的闭上双眼,索性乖乖的待在他怀里,连眼泪什么时候滑落都无从顾及,最后还是他帮你擦掉
  你爱过他,但你付出了代价
  你很清楚宗三左文字的身世,他的一生几乎都与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们脱不了干系,先是作为三好家和武田家的定情信物,然后又是武田信虎将女儿嫁给今川义元,把他作为陪嫁的嫁妆一起送至今川家,在明历大火中被烧毁重塑,最后在桶狭间之战里,原主人今川义元战败,作为战利品的他落入织田信长之手变成笼中鸟被烙上烙印……
  美丽而又可悲
  当他从锻刀炉里出来的那一刻,你觉得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猛烈的跳过,你仿佛不受控制的走向他,抓住他骨节分明的手,说了一句荒唐的话
  “我喜欢你,所以你能等我长大吗?我想嫁给你”
  那时的你还没有他腰那么高,他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无知与欣喜,因此他权当这是个玩笑,用空出来的手抚摸你的头发,没有说话
  是个局外人都能看出来,你真的非常宠爱宗三左文字
  从来没有内番任务,出阵时经验加速符,极御守,马,金刀装,队长职位一个没有少过,当近侍时只要没有重大事件,基本可以说是懒散度日,就算是平时,你也给予他极大的私人空间和自由,只要不出本丸,你就不会限制他的去向
  你总是喜欢悄悄地从后面抱住他,然后不停蹭他背上柔软的头发
  “宗三太瘦了,要多吃点好吃的”
  “嗯”
  你喜欢坐在他的腿间,然后把手里的三色丸子从竹签中取出喂给他,那时你笑得开朗
  “宗三,好吃吗?”
  “……………”
  “嗯”
  起初他会觉得这很幼稚,能敷衍你的尽量敷衍,时间一长,也无奈的默许了你的做法,毕竟你还是个孩子,纵容你是应该的,就像对待自己宝贝弟弟一样
  有时你还问他
  “宗三你觉得我长大以后穿白无垢好不好看?”
  “不知道”
  他对你的态度始终不咸不淡,你对他的追求依旧锲而不舍
  你相信再坚硬的冰块也会融化
  不过那也是在不久之后
  当你九十九次站在他面前,扯住他的衣角拦住他,说了一句问了他九十九句的话
  “宗三,你喜欢我吗?”
  他蹲下来,摸摸你的头,又准备用以前那套说辞来敷衍你时,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贴上了自己的嘴唇,等他反应过来时,发现是你趁他不注意亲了他
  “别用以前的话来搪塞我了,鹤丸告诉我,只要我亲了你,我以后就嫁给你了”
  说完,你一溜烟跑得没影,徒留他一人在原地呆呆的望着你远去的背影
  唇上的余温似乎还未完全散去,他用手反复的擦了擦,发现怎么也擦不去那感觉,不知该无奈还是该怎的,脸上终是染了少许淡淡的笑意,他站起身来,想要去找鹤丸叫他别教你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如果你还在这里的话,或许还能偷偷的看到他微红的耳尖和勾起的嘴角吧
  【或许被爱也不一定是件坏事】
  此后,虽然你再没有对他那样大胆过,但你和他的距离确确实实的拉近了些
  他会抱着你在万叶樱下午睡,当近侍时,只要你处理公文累了抱怨,他总会细心的端水一杯茶水和一小碟糕点给你,出阵以后,总不忘去附近的城镇看看有没有什么糖果或女孩子喜欢的饰品之类的,带一份给自家弟弟,一份给你
  “宗三,你喜欢我吗?”
  “当然,我的主人”
  宗三左文字觉得自己像只囚笼里的金丝雀,不过这会是心甘情愿
  只希望这份感情能长长久久
  ………………
  大概吧

我,只是来放个预告

我觉得好多人都遗忘我了
【不,根本没人记得你】
国庆也快结束了
不如,来吃刀子吧੭ ᐕ)੭*⁾⁾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首先
放个预告
宗三左文字中心

“你还要禁锢我到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
  传说,这座本丸里没有审神者,除了一把宗三左文字再无其他刀剑,也有别人传言,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早已死亡,那把宗三左文字是为审神者守灵
  你端坐在巨大鸟笼的中间,手轻轻摇晃着冰冷的锁链,听着他说的这些,不免想笑
  你只是被他囚禁,在这里你已经忘记了白天黑夜,忘记了春夏秋冬,明天无非就是哼哼不知名的歌谣,然后期盼着宗三的到来
  你的本丸里确实没有了其他刀剑,因为全都碎掉了,而始作俑者正在抱着你,用他冰凉的手指反复抚摸着你苍白的脸,他的头搭在你的肩膀上,温热的呼吸环绕在你脆弱的脖颈,引得你颤栗不止
  “你在抖?”
  “嗯”
  “为什么?”
  “放了我,宗三”
  “不行,除您这里,我别无去处”
  你认命般的闭上双眼,索性乖乖的待在他怀里,连眼泪什么时候滑落都无从顾及,最后还是他帮你擦掉
  你爱过他,但你付出了代价

       尽量在今天晚上更新吧【(:[________]

《回望》刀子

  小夜左文字中心
        我爱他!想抱他!!(发出痴汉声音)
        大概短篇吧
        这几天准备肝爆
        辣鸡文笔,ooc严重,不喜勿喷

        第一【过往】
        “小夜………”
  “我来看你了……”
  凛冽的寒风中,一个单薄瘦小的身影正一步一步向雪地深处的森林走去
  风把那人的帽子猛的掀开,露出了圣洁美丽的白色的长发
  是个女孩
  她一边把身上的长袍紧紧裹住,还不停的把头往袍子里面缩,她的手已经被冻的通红,实在没有办法去把背后的帽子在盖在头上,只露出了眼睛
  【快到了,就快了】
  眼看就要到达目的地了,芊子便马上加快速度,也不管路上会不会有树枝刮到,或者冷得可怕的温度一直侵袭着她本就瘦弱的身躯
  然后芊子在一块石碑前面停下,然后颤抖的伸出手轻轻的抚去上面的雪,之后便显出了上面刻的字
  【小夜左文字】
  【长眠处………】
  女孩笑了,可是笑着笑着突然鼻子一红,眼泪就从眼眶中一颗一颗的滚落出来,像着断了线的珍珠,滴到了雪地里,像个一朵晶莹的花,带着滚烫的温度
  她伸出手抚摸着石碑上镌刻的字,又想起了很多
  喜欢柿子却无奈身形矮小够不到柿子树的他,明明是自己亲手的发带做的却嘴硬说是万屋买回来的他,和最后一次诀别时一脸浅笑释然的他………
  她把头靠在脸贴近冰凉的石头上,试图找回曾经靠在他肩上的温暖感觉,缓缓开口
  “小夜,我来看你了”
  “这样你就不会那么无聊了,对吧,你呀…别老想着复仇,多笑笑也挺好的”
  “我……我很想你,江雪哥和宗三哥也很想你,大家都很想你”
  “宗三哥和江雪哥他们过得不错,只是偶尔说想你这个弟弟”
  “我记得江雪哥来得时候你就已经走了,说起来也是蛮遗憾的,谁叫我是个没用的审神者呢,连让你们兄弟见面都做不到”
  “小夜,恨我吗?”
  “如果那天我没被带走,是不是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
  “对不起……”
  “对不起…………”
  …………………
  ………………
  ……………
  【我是小夜左文字,请问你想向谁复仇】
  “我………”
  看着面前这个刚刚被召唤的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孩子,你心里倒是有些紧张感的,藏在袖子的手也隐隐的捏出了汗水,心想手心里的铃铛应该怎么给呢?
  【看起来好可怕的样子】
  【小哥哥求你笑一个吧QAQ】
  小夜看着你不知所措低垂着头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做,索性闭嘴等你发话
  而你的处境就比较尴尬了,你是个孤儿,本来天生就不太善于和初次见面的人沟通,再配上小夜那看起来很生气的表情,良久才从口中憋出一段话
  “你,你好,我是你的审神者,我叫忘川芊子,欢迎来,来到我的本丸………”芊子弱弱的跟他打招呼
  “忘川?”
  “这,这个……是这样的,我从小就是孤儿,听孤儿院里的婆婆说她们捡到我的时候是在一大片彼岸花丛中,我知道,彼岸花代表向往地狱,所以,婆婆就给我起名叫做忘川”声音细若蚊蝇,越来越小,最后一句话可能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得见吧
  小夜没有说话
  芊子也壮起胆子上前去拉住小夜的手,将他的手翻过来露出手心,将一个东西塞进他的手掌里
  “这是出阵时集合用的一对铃铛,一个自己带在身上用来感应,另一个挂在本丸中心的长廊里就好了,小哥哥你可以叫山姥切哥哥帮你挂好”
  他默默地接过铃铛,她也松了口气
  小夜低头看自己的手里的铃铛,半晌才说
  “谢谢,如果本丸缺食物的话,可以把我卖掉”
  “诶?!!”
  芊子一听连忙就慌了,急得用力摇了摇头
  “不不不!不会的不会的,小哥哥千万不要这么想,我是不会卖掉你的”
  “……………”
  “那,那个,小哥哥,我可以叫你小夜吗?我可以和你交朋友吗?”
  “随意”
  芊子一听,不由分说的展开笑脸,不论怎么说,她不再是一个人了
  “那小夜我带你参观我的本丸吧”
  芊子顺势拉住小夜的手,也不管有没有撞到旁边那位吊儿郎当的刀匠先生,直接就冲出了锻刀室
  “喂!小心点!”
  “知道了刀匠先生”
  “冒失的小鬼头”
  整个本丸初期基本可以说是非常冷清的,芊子一路带着小夜穿过长长的走廊,双脚踩地板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初春的樱花树开得最盛樱花的花瓣飘在空中,散发着清香划过两人的脸,落在尘土和地板上
  芊子耐心的介绍着本丸的布局,基本的路线图,然后帮小夜安排了住宿
  其实小夜一直都有注意到芊子在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观察自己,直到被盯得受不了时才忍不住问
  “我脸上有东西吗?”
  被发现了的芊子脸一下子就如同煮熟的虾米似的红,连忙摆摆手
  “不不不,不是的,我,我只是想看看小夜会不会笑”
  “或许会吧”

奈落的个人存档合集

想着想着,还是弄一个比较好
怕小天使们不好翻页,这样比较方便

凹凸世界
《遗弃的爱》雷狮x你,银爵x你
1    2    3 (上)    3(下)    4      5     6
7    8

番外
雷狮篇:1    2

银爵篇:1

《骗子》银帕
1

《七宗罪》全员向

嘉德罗斯
1    2

安迷修
1     2

《作为一个成功的残次品活着》雷德x你(半弃坑)
1      2 

当你不辞而别(2)

来,张嘴,吃刀
这次是加州清光和小夜左文字(我私心的)
鹤丸和一期会在下一场出现

ooc,私设严重

  加州清光
  “阿鲁基,我是不是世界第一可爱?”
  “是是是,清光最可爱了,我最喜欢清光了”
  ……………
  【骗子】
  【都是骗子】
  走在曾经一起散步过的木制地板上,他思绪万千,淡红色的瞳孔里毫无往日神采奕奕,取而代之的是绝望与不甘
  他已经几天没有合眼了,一直一直守在天守阁等待故人归,导致现在走路的脚步越发僵硬,仿佛下一秒就会支持不住栽倒在地上
  可他还在强撑,骨子里的倔强不准他倒下,身为刀剑,怎么可以脆弱!脆弱给谁看?!
  身为初始刀的自己,曾经陪在阿鲁基身边最久的自己,不能抱怨!不能忤逆!不能让阿鲁基伤心!不能……
  不远处快要枯萎的樱花树上落下几片樱花,一直一直飘……飘到他的手心里
  【手心……开始透明了!】
  跑回部屋一看,本体已经四分五裂,意味着他再次被主人狠心碎刀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一次一次的抛弃自己,结局从来都没有好过
  “阿鲁基,回来好不好……”
  “清光一定会努力变可爱的”
  
  小夜左文字
  “阿鲁基………”
  永远都不会长大的孩子抱着自己快要破损的本体,手里拿着柿子坐在樱花树下,视线望向未知的远方
  “小夜,走吧,你已经快两天没吃东西了,去吃点东西吧”
  宗三左文字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小夜的旁边,轻柔的抚摸着自家弟弟不大柔顺的头发
  他明白此刻自家弟弟的心情,但是作为兄长,小夜的唯一精神支柱,他必须坚强起来
  “宗三哥哥,阿鲁基什么能回来……”
  宗三语塞,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弟弟残酷的事实,碎刀,是阿鲁基抛弃刀剑的最好证明,所以说阿鲁基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沉默良久………
  “宗三哥哥……”
  “小夜,阿鲁基她不会回来了,永远都不会”
  最终,宗三还是狠下心来告诉弟弟事实,让他早点认清现实
  小夜愣住了
  “为什么?”
  “是去复仇吗?阿鲁基为什么不能带上小夜?小夜不会拖后腿的,还是小夜做错了什么,小夜……小夜一定改”
  “小夜不怕受伤,只怕阿鲁基不再要小夜”
  看着已经泣不成声的小夜,宗三竟无言以对,只能叹了口气,用宽大的袖子抱住自家弟弟,手轻轻的抹去他眼角的泪珠
  “看来我并不是一个讨喜的孩子……”
  

【刀剑乙女】当你不辞而别

公司终于他娘的放假了!!!
关注刀剑也有一段时间了
交党费了!
刀子哦⊙∀⊙!

话不多说,开始

  压切长谷部
  第一天
  他满怀期待的在你房间门口守着你回来,即使眼睛下布满了厚厚的黑眼圈,他也强打着精神不愿倒下
  “阿鲁基………你回来了吗?”
  他相信你只是去现世见见朋友,或者是为短刀们带些零食,可不管怎么想,心里总是不由得一阵心慌
  第二,第三,第四……
  第五天
  他有些失望了,他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你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么久,你去哪儿了?你不要他了是吗?不要本丸的大家了吗?
  你的房间已经开始布满灰尘,桌上的公文整整齐齐的一件也没有动过,就像从来未曾有人居住
  第十天
  看着自己房间里已经碎掉的本体,和越来越透明的肉身,他懂了……
  “阿鲁基,再也不会回来了”
  长谷部是笑着倒下的,手里握着自己的本体
  即使眼睛紧紧闭着也无法阻止眼角的泪水肆意滑落
  【不管阿鲁基的决定如何,长谷部一定毫无条件的支持您】
  
  三日月宗近
  “哦呀,小姑娘是有多久没来找过我这个老头子了?”
  他总是笑着,笑得无所谓
  他记得,在夏日里你一边抱怨天气炎热但又偷偷的往他旁边挪去,轻轻的靠在他的肩头
  “不热吗?”
  “你不是说心静自然凉吗?”
  “哈哈哈,好好好,心静自然凉……”
  他记得,秋天丰收中你总是会把他摘的第一个果子偷偷藏起来, 然后夜深人静之时与他分享
  “哈哈哈,难道老爷爷摘的果子真有那么甜吗?”
  “你摘的我都喜欢”
  他记得,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将头埋在他的怀抱里,一边小声啜泣
  他的手轻轻划过你的长发,下巴抵在你的额头上,柔声安慰你
  “没事,这里没有别人,想哭就哭吧,爷爷在这一直陪着你”
  “嗯……”
  他不记得,你不辞而别留下的那封信上到底说了什么,只是把那张可怜的纸,揉皱,展开,再揉皱……
  碎掉的本体,是你抛弃他的证明
  “哦呀,小姑娘今天……”
  “回来了吗?”
  【我这个老爷爷,一直在等你】

          下一章想看谁?评论区里说

有喜欢看短篇杂文的小天使吗?
刚入刀剑坑
回味火影坑
坚守凹凸,第五坑的我
突发奇想弄个杂文
多厨的一本满足哦
预警:是乙女向,刀子!刀子!!刀子!!!

Emmmm……
小天使们支不支持呢?( •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