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旧事浮华花落谁家?

叫我奈落就好,欢迎大家来找奈落扩列推荐梗
QQ206570237
第五,凹凸(淡圈),刀剑
更新为一月到半月更
多多催更可能有用
正处咸鱼期,沉迷自己的萝莉音(你这人
开坑适中,反正不会弃坑就是了

【刀剑乙女】请多爱我一点

  病娇向
       一时脑洞
       (๑¬_¬)୨因为不知道写什么所以胡乱码的,求轻打
        最后还会放一个预告(甜?)大概吧

         加州清光(嫉妒)
  “别说了”
  “别说了别说了!!”
  “我什么都知道”
  “您为什么不能多看我一点”
  “不要把目光移到别处”
  “别看其他人”
  “不然……”
  “不然我会忍不住杀掉您的”
  【请多爱我一点】
  
  一期一振(暴怒)
  “您很喜欢弟弟们我当然不会介意”
  “但我并不能将这种感情归为【爱】”
  “明明我才更加适合您”
  “我生气了”
  “……………”
  “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
  “去和弟弟们玩吧”
  “……………”
  “前提是您能活着去”
  “……………”
  “我微笑可不代表我不会发脾气哦”
  【请多爱我一点】
  
  龟甲贞宗(欲望)
  “今天的内番完成了”
  “出阵也很顺利的没有受伤”
  “所以………”
  “您真的不打算给我一些奖励吗?”
  “明明我也很想当您身边最近的近侍”
  “我也有愿望啊”
  “放置我这么久了………”
  “该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可以接受我吧”
  【请多爱我一点】
  
  明石国行(懒惰)
  “我说你啊”
  “想远离我就直接说嘛”
  “非得要我去干活吗……”
  “不过就算这样”
  “我也不会放你走的”
  “我要无时无刻把你抱在怀里”
  “不许逃跑哦”
  “虽说没干劲是我的卖点”
  “但有的时候还是会有干劲的”
  “想试试吗?”
  【请多爱我一点】
  
  和泉守兼定(傲慢)
  “什么?喜欢你?”
  “你是在开玩笑吗?”
  “我说你啊……”
  “我可是美丽与帅气两者都有的刀”
  “应该你是对我投怀送抱才对”
  “所以…”
  “过来”
  “我勉为其难的抱你一次好了”
  “反,反正就这一次罢了”
  “有什么好怕的………”
  【请多爱我一点】
  
  三日月宗近(贪婪)
  “小姑娘的一切老头子我都很喜欢哦”
  “就像月亮身边的星星”
  “那都是月亮的”
  “哈哈哈……不要怕”
  “爷爷我啊”
  “最喜欢小姑娘了”
  “小姑娘愿不愿意将你一切都给我呢?”
  “我是说……”
  “所有的东西,所有有关小姑娘的……”
  “我都想据为己有”
  【请多爱我一点】

《回忆式告白曲》(预告)
【最喜欢长谷部先生了】
【想他一直一直牵着我的手】
【陪我走完我的一辈子】
【不过……】
【在这之前要从告白开始哦】
【毕竟嘛】
【就算是记忆】
【也要充满甜蜜哦】
【……】
【谢谢你】
【长谷部】
【直到最后】
【陪我的还是你……】
  
  

听其他太太们说最近好像不怎么太平
我还是先把一些文锁了
等过了以后,再放出来
最近先写些甜文或者刀子

(想写车的手,微微颤抖)
(눈‸눈)

【刀剑乙女】背道而驰

嗯,更新
这章没写完,写完会发
后面有甜有虐
取决于游戏
打游戏输了
写刀
打游戏赢了
写甜

  “唔………”
  “这里是?”
  “!!!”
  从沉睡中昏醒过来的你,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因为手脚过分的沉重而再一次摔倒在地,等到自我意识完全苏醒以后,却发现双手双脚都被人用巨大的的铁制锁链禁锢了
  “嘶……怎么打不开,来人啊,药研,长谷部,清光………”
  “您觉得他们还会赶过来吗?”
  冰凉透骨的感觉一下子刺激到了你的神经,等你的头转过去看时,宗三左文字不知什么时候从你的背后出现,他的双手搭在你的肩膀上,双眼腥红的盯着你
  “宗三,你这话什么意思?长谷部他们呢?小夜呢?江雪呢?”
  在听到小夜两个字时,宗三眼里不可质疑的恍惚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原样,他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直到你疼得皱眉,他才意识到把你弄疼了
  “药研呢?!清光呢?!他们去哪了?你说啊”你急忙抓住他的手腕质问他
  他的表情还是那样波澜不惊,只是默默的甩开你的手,上前去把门打开了
  打开的一瞬间,你承认那是你一辈子敢都不敢想的画面
  “看,他们在这里”
  数不清的碎片和鲜红的血迹,血液的气味还未曾消散,巨大的腥味直冲你的脑门,让人作呕
  看到这一幕,你突然像发了疯一样不停摇晃着双手双脚的锁链,大声质问
  “宗三左文字!你干了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他们是你并肩作战的伙伴啊!小夜呢?小夜也被你杀了吗?!”
  你看不清他躲在阴影下的脸,只觉得觉得那妖娆绚丽的眼眶看不出悲喜
  或者说,你从来都没有看透他的一切
  宗三默默的走到门外然后关上了门,你急忙想叫住他,只听他在门外说
  “主人若是有什么事,或者肚子饿了,都可以叫我,如果您想从这里出去的话………”
  “还是趁早断了这念头吧”
  这番话正是在提醒你,也是让你心中那一丝小小的希望彻底被掐断,你颓废的坐在地上,细想着到底哪里不对,你既没有虐待他,也没有抛弃他
  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想不通
  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没有全部散去,你无法想象前几天还在亲切的叫你做阿鲁基的他们,如今变成了一堆残骸
  

这几天脑洞有点干枯,小天使们想看什么,或者有什么好玩的梗啊,推荐一个给奈落好不好,奈落看到后会尝试着写出来了
如果再偷懒会良心过不去的
| ᐕ)୨

图片是去堆糖找的
作者不知道
侵删谢谢

凹凸,第五,刀剑,王者,火影(大概)都可以

【刀剑乙女】消亡

  今天一期尼帮我锻到三日月爷爷了
也就是说我不用去5-4捞爷爷了!!(你TM才去了两次而已)
开心
但还是不能阻止我发刀
来,张嘴
ooc严重

设定为第一部队遭到伏击,伤亡惨重,身为队长的他们,将余下人员全部安全送回本丸,而自己却因为伤亡过重碎刀,队友们带回了他的碎片,碎片中的力量化作了他们最后想对你说的话
  
  
  加州清光
  “阿鲁基,答应我………”
  “要好好活着”
  “回去后少熬夜,多努力工作,别伤了自己的身体,好好照顾安定,他没有我可是会做噩梦的”
  “阿鲁基,我求您,别给我造坟墓,您还会有千千万万的加州清光,他们会向您撒娇,让您打扮他们,我只是其中一个罢了,别哭好吗”
  “阿鲁基,再见”
  
  三日月宗近
  “小姑娘别伤心了,老爷爷我啊,年纪大了,存在这世间已经够久了,偶尔休息一下也甚好”
  “我还记得小姑娘你还总是嫌弃爷爷我经常偷懒呢”
  “好了好了,别哭了,像个小花猫一样,你不是答应过爷爷吗?要做一个坚强的孩子”
  “你的路还很长,让其他人带你一起走吧,爷爷我啊……”
  “先就此别过了”
  
  小夜左文字
  “阿鲁基,小夜的复仇……结束了”
  “我本就从黑暗与憎恨之中诞生,所以不必为我担心”
  “我的命运,已经到此结束,阿鲁基根本不需要为我而伤心”
  “请阿鲁基转告两位哥哥,小夜要回归到那黑暗去了”
  “再见”
  
  太郎太刀
  “阿鲁基,还记得我说过的吗?无法使用的刀本就不应该存在于世”
  “因此身为神刀的我,也该就此消失了”
  “还请转告吾弟次郎太刀,让他陪您走完接下来的日子吧”
  “虽然次郎他爱喝酒,但还多多宽恕他”
  “别总是让他一个人抱着酒坛子发呆”
  “谢谢您………”
  “我终究还是堕入了尘世的尘埃中”
  
  一期一振
  “阿鲁基,我的弟弟们……还好吗?我想看看他们”
  “这样啊,这幅躯体都支持不到去见弟弟们了啊……”
  “请您转告鲶尾,骨喰,答应我,要好好照顾弟弟们”
  “告诉乱,后藤,信浓,药研……照顾好自己”
  “还有,还有好多好多……”
  “阿鲁基,恕属下无能”
  “最后,还是要回到那茫茫的火焰中啊”
  
  压切长谷部
  “阿鲁基……属下无能”
  “特此以死谢罪”
  “请您好好活下去”
  “我消亡以后………请您让巴形……”
  “巴形来担当近侍……”
  “这是我的请求”
  “我早知如此,所以阿鲁基并不用为此而伤心”
  “如果,有那么一天……”
  “我能陪您当您生命的最后该多好啊”
  
  鹤丸国永
  “哈!小姑娘你应该被吓到了吧”
  “怎么样?红色更适合我,对吧”
  “以后我不在的日子里,要照顾好自己哦”
  “想想本丸以后没了我就没有了惊吓………”
  “嘛……”
  “真是可惜啊”
  “好了好了,别哭了”
  “再见!鹤我要去另一个世界玩了”
  “最后分别的要微笑哦”
  
  烛台切光忠
  “我现在这副样子还真是不够帅气啊”
  “阿鲁基……”
  “没了我,以后也要好好吃饭哦”
  “你不是以前经常开玩笑说我很像你的母亲吗?”
  “那么现在母亲要走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把脸哭了就一点都不好帅气了”
  “愿你未来能遇见一把更加帅气的烛台切光忠”

下一次的刀刀会是哪些呢?
评论留言哦
奈落看到会记下来的)¬º¶°)¬

【刀剑乙女】背道而驰(下)

刀子
宗三左文字中心
有后续
也算是400粉福利吧
黑化慎入

被我改了好久……
不喜勿喷

渐渐的,你在这个本丸度过了不知多少个春夏秋冬,从女孩变成少女,从幼稚褪换成熟,迎接了数不清的其他刀剑
  当你第一次告别刀剑们回到现世时,还是他帮你打点要带回给现世朋友们的礼物
  “宗三,真是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
  “没关系,主人要去多久?”
  “不知道,应该不会太久吧”
  “嗯,要玩的开心一点”
  不幸的是,你回到现世的第二天就发生了车祸,当你躺在血泊之中,意识快要没有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还是他
  “她的情况怎么样?”
  政府的工作人员看了一下你的病例报告,皱了皱眉头
  “她的情况总的来说就是不幸中的万幸,还好没有缺胳膊断腿的,就是记忆方面出了些问题”
  “什么问题?”
  “失忆”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吗?”
  “药物是肯定不行的,得靠外界的刺激,而且时间长短只能看这小姑娘自己的造化了”
  工作人员叹息了一声,转过头望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你
  【要好好想想怎么跟你说】
  当你再一次醒来,入眼是一片苍白的天花板,而头就像炸了一般的疼痛,眯起眼睛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旁边还在打瞌睡的工作人员见你醒了以后,连忙扶你坐在床上,还给你倒了一杯水
  “你是?”
  “哦,你好,我是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
  “啊?”
  “你失忆了,你以前可是见过我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那位工作人员便一直陪着你,说你以前的事迹,告诉你你是个怎样的人,还拿出你的个人资料
  “你还记得多少以前的事?”
  “我,我就记得一点点,我只知道我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站着一个人,他一直一直在远处看着我,他向我伸手,可是我,可是我却不敢向前,我害怕,我只能看见他身上的血迹………”
  说着,你抓住自己的头发,神情痛苦的坐在地上
  工作人员连忙拉着你起来,一边拍着你的背,一边安慰你别再哭泣
  【还是先别刺激你了】
  经过一个月的调养,你的身体状况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在这期间那位工作人员还为你一些刀剑的相关信息,他们的相貌以及名字
  “回到本丸后,千万别说你失忆,不然会引起不必要恐慌,尤其是短刀”
  “嗯”
  同时你也在默默的为自己加油打气,尽量保持微笑阳光的一面
  回到本丸以后,你按照那位工作人员所说的,一一的向刀剑男士们打招呼,就尽可能的像以前一样
  但是你已经忘记了对宗三左文字的喜欢,见面也只是匆匆的打个招呼便离开,不带丝毫停留
       他的手指划过你的发丝,伸出手以为要抓住什么,却发现什么都是空空的一片
  欣喜变为失落
  慢慢的,你的注意力开始从与刀剑们嬉戏玩耍变成起早贪黑的工作,本丸里有太多新来的刀剑需要引导,需要出阵,日积月累的公务不断的积压在你身上,你知道自己不再是小孩子了,听短刀们说那位长谷部先生在你不在的日子里夜以继日的批改公文,已经很累了
  你不得不埋头苦干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和宗三左文字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宗三左文字原本是一振比较敏感的刀,他很早就察觉了你的眼睛里没有了当初的热情,也很清楚的就能发现你很少再来看他,说话变得惜字如金,甚至和自己聊天聊到一半时就被其他刀直接叫走
  “主殿,需要在远征途中带回点您喜欢的点心吗?”
  “啊?随你吧,反正我不介意的”
  “是”
  ……………
  已经冷漠到这种地步了吗?
  他很想问你,你怎么了,却又在看到你在案桌上睡着时,想着你可能只是工作积压太多了,随后拿了一条薄毯盖在你身上
  现在的他,也只是默默的坐在万叶樱下看着远处被调皮的短刀们包围的你
  你笑得很甜,就像当初自己第一次做饭给你吃的表情,毫不留情的展露
  他觉得可笑,可是又不知道可笑在哪里
  当微风吹过时,樱花又一次落在他的肩头,不过这次没人再帮他抚去,他自嘲,身为冷血的刀剑,竟也七情六欲到这种程度
  两个月以后,你再一次去看他
  “抱歉啊,宗三,这么久没来看你了………你也知道,我最近比较忙,你知不知道鹤丸真是的,出阵时也不小心点,我的资源啊………”
  你絮絮叨叨的说着,他安静的听着
  “对了,主人可有喜欢的刀剑?”
  “嗯?”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你们两个都无言沉默了很久,你快速在脑子里搜索要说的话,虽然不知道宗三这番话是哪种意思,但还是先应付一下比较好
  “其实大家我都是非常喜欢的,没有特殊”
  突然,宗三觉得胸口的心脏抽痛了一下
  “主人,你,还记得小时候说过的话吗?”
  “啊?我,我想想”
  因为工作越来越繁忙,你真的懒得去回忆以前的事,况且你还失忆,连小时候说过什么都很模糊,难道我小时候偷吃过小夜的柿子?!不会吧,宗三千万别打我!
  “你说过,主人你很喜欢我”
  “啊?有,有吗?”
  【卧槽我小时候竟然说过这种话】
  意识到应该是自己犯下的错误的你连忙端正了自己的坐姿,神色严肃,一字一句的说
  “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或许小时候我真的说过这种话,但还是请你大人有大量忘了吧,而且,我也是不太想过早的………”
  “………………”
  “这样啊”
  小时候的一切,长大以后单凭一句话就可以抵消,你到底把自己当成了什么,明明已经锁住了心,就算身为笼中鸟又如何,他心甘情愿,到头来你却为之抛弃
  “主人,我累了,请回吧”
  “对不起,宗三我……”
  “主人请回”
  你见他执意赶你走,你也不好多做逗留,只是回头时多看了他几眼,他闭上眼睛,似乎是上闭目养神,你本想再开口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索性头也不回的走掉
  听得出你的脚步声走远以后,他才睁开眼睛,头发遮挡住的异色瞳变得晦暗不明,脑子一个极端的想法在他的心里慢慢扎根
  【是什么让她变成这样】
  【她待我竟如陌生人】
  【碎掉所有在她身边的刀】
  【让一切回到最初】
  【毕竟,你说过爱我】
  然后发芽
  他的手轻轻附上自己本体刀的刀柄,一丝黑色的气息从他银白的刀刃上划过
  这天晚上的天空阴沉沉的,月亮都躲了起来,连星星也不愿意露面
  宗三确认自家的弟弟已经睡着了以后,便开始穿好衣服,拿上自己的刀,蹑手蹑脚的离开房间,准备开始“屠杀”
  今天他在众人的晚餐里放了些类似安眠药的粉末,这是他去药研那里谎称自己睡眠不好而拿的到,目的嘛,就是为了大家没有痛苦的死去
  他拿着刀,走过哪个房间,哪个房间便会变成一片血腥,他用刀一个接着一个刺入昔日同伴的胸膛,看着他们化为一堆碎片,而自己衣服的下摆早已染上鲜红,刀刃久违的痛饮鲜血
  害怕吗?笑话
  后悔吗?来不及了
  开心吗?大概吧
  当杀得差不多时,他来到了自家弟弟的房间
  残存的理智叫嚣着让他别推开门,那是小夜,是自己的亲弟弟啊
  可手臂上凸起的骨刺却不这么想,宗三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猛的拉开了门,入眼的是自家弟弟一脸淡然的看着自己,手里还拿着自己送的糖果和他自己的本体刀
  “小夜………”
  “宗三哥,带我去刀解室吧”
  “……………”
  “好……”
  小夜轻柔的擦去宗三眼角的泪珠,反正是最后一次了
  小夜知道一些哥哥和审神者的事,如今事情发生成这个样子,他也想不到,反正他不可能对哥哥痛下杀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自行刀解
  站在刀解池的池边,小夜回头望着自家哥哥
  宗三身上的黑色气息更加明显了,骨刺更是越来越锋利,漂亮的异色瞳变成恐怖的猩红色
  “宗三哥,你现在这样活着,真的好吗?”
  “我………”
  宗三没有回答小夜
  小夜也没指望能得到答案
  “永别,宗三哥”
  看着小夜瞬间跳进刀解池里消失以后,宗三跌落在地上,眼睛不受控制的涌出泪水,脸上还在保持微笑
  【原谅我,小夜】
  清晨,你从睡梦中惊醒,一下子坐起来,做了个噩梦,汗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试图变得清醒一些
  “主人”
  这冷不防的一句话更是让你吓了一跳,但是看清楚角落里的人的粉色头发以后,你松了一口气
  “是宗三啊,早上好啊”
  “晨安,主人”
  宗三左文字躲在你看不清楚的黑暗里,他的声音闷闷的,你根本听不出里面蕴含的情感是怎样的
  “主人还是先吃早餐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你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于是乖乖的把早餐吃掉
  “宗三?”
  你叫他的名字,他却没有回应你
  “宗三?你在听我说话吗?”
  “主人………”
  渐渐的,你感觉眼皮很沉,你突然觉得不对劲,想要挣扎的爬起来,可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好想,好想就此沉睡过去
  当你完全昏迷时,他才从黑暗之中走出来抱起你,向着庭院深处走去,跨过了被血染的众多碎片,走向黑暗
  “您是我一个人的了”

我做错了啥⊙∀⊙?
挑逗二为什么发布失败?
咋办?
图片行不行?
小天使们能接受吗?

【刀剑乙女】在他们的背后,细微的一切

嗯,对话体,全程
这次不发刀
听着歌脑子突然有的
或许我沙雕了
让刀刀们以旁观者的角度描述婶婶在背后为他们做的一切
Emmmmm……

  关于小夜左文字
  “主人,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后院干嘛?”
  “原来是宗三呀,我在种树啊”
  “种树?”
  “嘘,小夜应该是睡着了吧,宗三你可要帮我保密哦,这是棵柿子树,我以前就听你说过小夜喜欢吃柿子,所以我准备等到这棵树成熟的时候给小夜一个惊喜”
  “其实,主人您并不用这么做的”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为你们做点什么”
  “小夜真的有一种早熟的感觉,明明是还在小孩子,却不像其他短刀那样生性活泼,有点让人心疼啊,可是我没法将他从复仇里拉出来,我想他笑一下”
  “主人……”
  “好了好了,宗三别想那么多了,帮我搬一下这棵树,我一个人可能会很吃力”
  “乐意之至”
  “对了,宗三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吗?”
  “我?都可以吧”
  
  
  关于大俱利伽罗
  “嘿!主殿在干嘛呢?鬼鬼祟祟的!”
  “哇!!原来是鹤丸啊,吓死我了”
  “嘿嘿,那让我猜猜主殿一整天闷在天守阁里……是不是藏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呢?”
  “才没有呢!!喏,是这个啦”
  “一只幼猫?”
  “嗯,因为新来大俱利伽罗好像不怎么合群,他也不笑,一副扑克脸,真是太难接近了”
  “不过,据我最近的跟踪观察,发现大俱利他啊,其实是个傲娇!没人的时候会偷偷带着食物去喂附近的流浪的猫”
  “所以说,这只猫………”
  “对啊,虽然大俱利嘴上不饶人,但是内心深处应该也是很希望有朋友吧,一起快乐的撸猫吧”
  “主殿啊,真是狡猾啊”
  “嘻嘻,鹤丸要不要一起啊”
  “哈哈,我还是去搞恶作剧吧,刃生要充满惊吓哦”
  “别像上次那样挖坑准备坑三日月却把自己坑了哦”
  “知道了”
  
  关于信浓藤四郎
  “主殿是在做什么?”
  “一期啊,喏,你看,我在准备给大家过冬的衣物哦”
  “那真是谢谢主殿,主殿辛苦了”
  “没事没事,一会还要麻烦你拿去给大家”
  “嗯,主殿,这条围巾是?”
  “那个啊,是给信浓的”
  “?”
  “我记得五虎退上次跟我说过,信浓想找一个温暖的东西,本来打算来找我抱抱的,但又怕影响我的工作,也就不了了之了,所以我想织条围巾给他,他应该会喜欢吧”
  “非常感谢您能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弟弟们,我代信浓向您道谢”
  “其实也没什么了,我能做些力所能及的就已经非常开心了,好了,你还是先拿去吧,他们应该会很开心吧,路上小心”
  “是”

感觉越想越不对劲
但又不知道不对劲在哪里
或许是太短了吧
下一次的旁观者们
【髭切】【三日月宗近】【烛台切光忠】【平野藤四郎】
( •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