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落整天想着怎么填坑

叫我奈落就好,欢迎大家来找奈落扩列推荐梗
QQ206570237
第五,凹凸(淡圈),刀剑
更新为一月到半月更
多多催更可能有用
正处咸鱼期,沉迷自己的萝莉音(你这人
开坑适中,反正不会弃坑就是了

【刀剑乙女】背道而驰(上)

        嗯,久违的刀子
        宗三左文字中心
        后期黑化
        ooc,私设严重
        不喜勿喷

        “你还要禁锢我到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
  传说,这座本丸里没有审神者,除了一把宗三左文字再无其他刀剑,也有别人传言,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早已死亡,那把宗三左文字是为审神者守灵
  你端坐在巨大鸟笼的中间,手轻轻摇晃着冰冷的锁链,听着他说的这些,不免想笑
  你只是被他囚禁,在这里你已经忘记了白天黑夜,忘记了春夏秋冬,每天无非就是哼哼不知名的歌谣,然后期盼着宗三的到来
  你的本丸里确实没有了其他刀剑,因为全都碎掉了,而始作俑者正在抱着你,用他冰凉的手指反复抚摸着你苍白的脸,他的头搭在你的肩膀上,温热的呼吸环绕在你脆弱的脖颈,引得你颤栗不止
  “你在抖?”
  “嗯”
  “为什么?”
  “放了我,宗三”
  “不行,除您这里,我别无去处”
  你认命般的闭上双眼,索性乖乖的待在他怀里,连眼泪什么时候滑落都无从顾及,最后还是他帮你擦掉
  你爱过他,但你付出了代价
  你很清楚宗三左文字的身世,他的一生几乎都与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们脱不了干系,先是作为三好家和武田家的定情信物,然后又是武田信虎将女儿嫁给今川义元,把他作为陪嫁的嫁妆一起送至今川家,在明历大火中被烧毁重塑,最后在桶狭间之战里,原主人今川义元战败,作为战利品的他落入织田信长之手变成笼中鸟被烙上烙印……
  美丽而又可悲
  当他从锻刀炉里出来的那一刻,你觉得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猛烈的跳过,你仿佛不受控制的走向他,抓住他骨节分明的手,说了一句荒唐的话
  “我喜欢你,所以你能等我长大吗?我想嫁给你”
  那时的你还没有他腰那么高,他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无知与欣喜,因此他权当这是个玩笑,用空出来的手抚摸你的头发,没有说话
  是个局外人都能看出来,你真的非常宠爱宗三左文字
  从来没有内番任务,出阵时经验加速符,极御守,马,金刀装,队长职位一个没有少过,当近侍时只要没有重大事件,基本可以说是懒散度日,就算是平时,你也给予他极大的私人空间和自由,只要不出本丸,你就不会限制他的去向
  你总是喜欢悄悄地从后面抱住他,然后不停蹭他背上柔软的头发
  “宗三太瘦了,要多吃点好吃的”
  “嗯”
  你喜欢坐在他的腿间,然后把手里的三色丸子从竹签中取出喂给他,那时你笑得开朗
  “宗三,好吃吗?”
  “……………”
  “嗯”
  起初他会觉得这很幼稚,能敷衍你的尽量敷衍,时间一长,也无奈的默许了你的做法,毕竟你还是个孩子,纵容你是应该的,就像对待自己宝贝弟弟一样
  有时你还问他
  “宗三你觉得我长大以后穿白无垢好不好看?”
  “不知道”
  他对你的态度始终不咸不淡,你对他的追求依旧锲而不舍
  你相信再坚硬的冰块也会融化
  不过那也是在不久之后
  当你九十九次站在他面前,扯住他的衣角拦住他,说了一句问了他九十九句的话
  “宗三,你喜欢我吗?”
  他蹲下来,摸摸你的头,又准备用以前那套说辞来敷衍你时,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贴上了自己的嘴唇,等他反应过来时,发现是你趁他不注意亲了他
  “别用以前的话来搪塞我了,鹤丸告诉我,只要我亲了你,我以后就嫁给你了”
  说完,你一溜烟跑得没影,徒留他一人在原地呆呆的望着你远去的背影
  唇上的余温似乎还未完全散去,他用手反复的擦了擦,发现怎么也擦不去那感觉,不知该无奈还是该怎的,脸上终是染了少许淡淡的笑意,他站起身来,想要去找鹤丸叫他别教你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如果你还在这里的话,或许还能偷偷的看到他微红的耳尖和勾起的嘴角吧
  【或许被爱也不一定是件坏事】
  此后,虽然你再没有对他那样大胆过,但你和他的距离确确实实的拉近了些
  他会抱着你在万叶樱下午睡,当近侍时,只要你处理公文累了抱怨,他总会细心的端水一杯茶水和一小碟糕点给你,出阵以后,总不忘去附近的城镇看看有没有什么糖果或女孩子喜欢的饰品之类的,带一份给自家弟弟,一份给你
  “宗三,你喜欢我吗?”
  “当然,我的主人”
  宗三左文字觉得自己像只囚笼里的金丝雀,不过这会是心甘情愿
  只希望这份感情能长长久久
  ………………
  大概吧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