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落整天想着怎么填坑

叫我奈落就好,欢迎大家来找奈落扩列推荐梗
QQ206570237
第五,凹凸(淡圈),刀剑
更新为一月到半月更
多多催更可能有用
正处咸鱼期,沉迷自己的萝莉音(你这人
开坑适中,反正不会弃坑就是了

【刀剑乙女】背道而驰(下)

刀子
宗三左文字中心
有后续
也算是400粉福利吧
黑化慎入

被我改了好久……
不喜勿喷

渐渐的,你在这个本丸度过了不知多少个春夏秋冬,从女孩变成少女,从幼稚褪换成熟,迎接了数不清的其他刀剑
  当你第一次告别刀剑们回到现世时,还是他帮你打点要带回给现世朋友们的礼物
  “宗三,真是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
  “没关系,主人要去多久?”
  “不知道,应该不会太久吧”
  “嗯,要玩的开心一点”
  不幸的是,你回到现世的第二天就发生了车祸,当你躺在血泊之中,意识快要没有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还是他
  “她的情况怎么样?”
  政府的工作人员看了一下你的病例报告,皱了皱眉头
  “她的情况总的来说就是不幸中的万幸,还好没有缺胳膊断腿的,就是记忆方面出了些问题”
  “什么问题?”
  “失忆”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吗?”
  “药物是肯定不行的,得靠外界的刺激,而且时间长短只能看这小姑娘自己的造化了”
  工作人员叹息了一声,转过头望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你
  【要好好想想怎么跟你说】
  当你再一次醒来,入眼是一片苍白的天花板,而头就像炸了一般的疼痛,眯起眼睛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旁边还在打瞌睡的工作人员见你醒了以后,连忙扶你坐在床上,还给你倒了一杯水
  “你是?”
  “哦,你好,我是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
  “啊?”
  “你失忆了,你以前可是见过我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那位工作人员便一直陪着你,说你以前的事迹,告诉你你是个怎样的人,还拿出你的个人资料
  “你还记得多少以前的事?”
  “我,我就记得一点点,我只知道我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站着一个人,他一直一直在远处看着我,他向我伸手,可是我,可是我却不敢向前,我害怕,我只能看见他身上的血迹………”
  说着,你抓住自己的头发,神情痛苦的坐在地上
  工作人员连忙拉着你起来,一边拍着你的背,一边安慰你别再哭泣
  【还是先别刺激你了】
  经过一个月的调养,你的身体状况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在这期间那位工作人员还为你一些刀剑的相关信息,他们的相貌以及名字
  “回到本丸后,千万别说你失忆,不然会引起不必要恐慌,尤其是短刀”
  “嗯”
  同时你也在默默的为自己加油打气,尽量保持微笑阳光的一面
  回到本丸以后,你按照那位工作人员所说的,一一的向刀剑男士们打招呼,就尽可能的像以前一样
  但是你已经忘记了对宗三左文字的喜欢,见面也只是匆匆的打个招呼便离开,不带丝毫停留
       他的手指划过你的发丝,伸出手以为要抓住什么,却发现什么都是空空的一片
  欣喜变为失落
  慢慢的,你的注意力开始从与刀剑们嬉戏玩耍变成起早贪黑的工作,本丸里有太多新来的刀剑需要引导,需要出阵,日积月累的公务不断的积压在你身上,你知道自己不再是小孩子了,听短刀们说那位长谷部先生在你不在的日子里夜以继日的批改公文,已经很累了
  你不得不埋头苦干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和宗三左文字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宗三左文字原本是一振比较敏感的刀,他很早就察觉了你的眼睛里没有了当初的热情,也很清楚的就能发现你很少再来看他,说话变得惜字如金,甚至和自己聊天聊到一半时就被其他刀直接叫走
  “主殿,需要在远征途中带回点您喜欢的点心吗?”
  “啊?随你吧,反正我不介意的”
  “是”
  ……………
  已经冷漠到这种地步了吗?
  他很想问你,你怎么了,却又在看到你在案桌上睡着时,想着你可能只是工作积压太多了,随后拿了一条薄毯盖在你身上
  现在的他,也只是默默的坐在万叶樱下看着远处被调皮的短刀们包围的你
  你笑得很甜,就像当初自己第一次做饭给你吃的表情,毫不留情的展露
  他觉得可笑,可是又不知道可笑在哪里
  当微风吹过时,樱花又一次落在他的肩头,不过这次没人再帮他抚去,他自嘲,身为冷血的刀剑,竟也七情六欲到这种程度
  两个月以后,你再一次去看他
  “抱歉啊,宗三,这么久没来看你了………你也知道,我最近比较忙,你知不知道鹤丸真是的,出阵时也不小心点,我的资源啊………”
  你絮絮叨叨的说着,他安静的听着
  “对了,主人可有喜欢的刀剑?”
  “嗯?”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你们两个都无言沉默了很久,你快速在脑子里搜索要说的话,虽然不知道宗三这番话是哪种意思,但还是先应付一下比较好
  “其实大家我都是非常喜欢的,没有特殊”
  突然,宗三觉得胸口的心脏抽痛了一下
  “主人,你,还记得小时候说过的话吗?”
  “啊?我,我想想”
  因为工作越来越繁忙,你真的懒得去回忆以前的事,况且你还失忆,连小时候说过什么都很模糊,难道我小时候偷吃过小夜的柿子?!不会吧,宗三千万别打我!
  “你说过,主人你很喜欢我”
  “啊?有,有吗?”
  【卧槽我小时候竟然说过这种话】
  意识到应该是自己犯下的错误的你连忙端正了自己的坐姿,神色严肃,一字一句的说
  “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或许小时候我真的说过这种话,但还是请你大人有大量忘了吧,而且,我也是不太想过早的………”
  “………………”
  “这样啊”
  小时候的一切,长大以后单凭一句话就可以抵消,你到底把自己当成了什么,明明已经锁住了心,就算身为笼中鸟又如何,他心甘情愿,到头来你却为之抛弃
  “主人,我累了,请回吧”
  “对不起,宗三我……”
  “主人请回”
  你见他执意赶你走,你也不好多做逗留,只是回头时多看了他几眼,他闭上眼睛,似乎是上闭目养神,你本想再开口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索性头也不回的走掉
  听得出你的脚步声走远以后,他才睁开眼睛,头发遮挡住的异色瞳变得晦暗不明,脑子一个极端的想法在他的心里慢慢扎根
  【是什么让她变成这样】
  【她待我竟如陌生人】
  【碎掉所有在她身边的刀】
  【让一切回到最初】
  【毕竟,你说过爱我】
  然后发芽
  他的手轻轻附上自己本体刀的刀柄,一丝黑色的气息从他银白的刀刃上划过
  这天晚上的天空阴沉沉的,月亮都躲了起来,连星星也不愿意露面
  宗三确认自家的弟弟已经睡着了以后,便开始穿好衣服,拿上自己的刀,蹑手蹑脚的离开房间,准备开始“屠杀”
  今天他在众人的晚餐里放了些类似安眠药的粉末,这是他去药研那里谎称自己睡眠不好而拿的到,目的嘛,就是为了大家没有痛苦的死去
  他拿着刀,走过哪个房间,哪个房间便会变成一片血腥,他用刀一个接着一个刺入昔日同伴的胸膛,看着他们化为一堆碎片,而自己衣服的下摆早已染上鲜红,刀刃久违的痛饮鲜血
  害怕吗?笑话
  后悔吗?来不及了
  开心吗?大概吧
  当杀得差不多时,他来到了自家弟弟的房间
  残存的理智叫嚣着让他别推开门,那是小夜,是自己的亲弟弟啊
  可手臂上凸起的骨刺却不这么想,宗三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猛的拉开了门,入眼的是自家弟弟一脸淡然的看着自己,手里还拿着自己送的糖果和他自己的本体刀
  “小夜………”
  “宗三哥,带我去刀解室吧”
  “……………”
  “好……”
  小夜轻柔的擦去宗三眼角的泪珠,反正是最后一次了
  小夜知道一些哥哥和审神者的事,如今事情发生成这个样子,他也想不到,反正他不可能对哥哥痛下杀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自行刀解
  站在刀解池的池边,小夜回头望着自家哥哥
  宗三身上的黑色气息更加明显了,骨刺更是越来越锋利,漂亮的异色瞳变成恐怖的猩红色
  “宗三哥,你现在这样活着,真的好吗?”
  “我………”
  宗三没有回答小夜
  小夜也没指望能得到答案
  “永别,宗三哥”
  看着小夜瞬间跳进刀解池里消失以后,宗三跌落在地上,眼睛不受控制的涌出泪水,脸上还在保持微笑
  【原谅我,小夜】
  清晨,你从睡梦中惊醒,一下子坐起来,做了个噩梦,汗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试图变得清醒一些
  “主人”
  这冷不防的一句话更是让你吓了一跳,但是看清楚角落里的人的粉色头发以后,你松了一口气
  “是宗三啊,早上好啊”
  “晨安,主人”
  宗三左文字躲在你看不清楚的黑暗里,他的声音闷闷的,你根本听不出里面蕴含的情感是怎样的
  “主人还是先吃早餐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你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于是乖乖的把早餐吃掉
  “宗三?”
  你叫他的名字,他却没有回应你
  “宗三?你在听我说话吗?”
  “主人………”
  渐渐的,你感觉眼皮很沉,你突然觉得不对劲,想要挣扎的爬起来,可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好想,好想就此沉睡过去
  当你完全昏迷时,他才从黑暗之中走出来抱起你,向着庭院深处走去,跨过了被血染的众多碎片,走向黑暗
  “您是我一个人的了”

评论

热度(14)